Akise_狱雾弥川

心在桃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1:
@我问了俄罗斯友人,看沈巍和赵云澜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她不出意料的说戴眼镜的是受
p2:当她知道小澜孩是受时,说出了:(沈巍)I 在她心里是受

为你明灯三千,花开满城

我真滴找不到适合红红儿的衣服(┌・。・)┌

凑合看看黑道花哥
游戏是imvu

乖巧红红儿在线等老婆

花怜现代pa番外破车

话不多说,上车了

https://m.weibo.cn/5663195971/4212584393702582

我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太困了没检查bug。我终于写完了。
花怜第一次花花相当耐心的,不忍心让怜怜有一点点不苏福,然后怜怜虽然禁欲,但是在做之前还是调查了一点点的!花城天生老司机,不怂。
不怂的花花就是最大的ooc,晚安各位

哇 你们有没有看到今天黏了棵葱太太画的西装花!!
辣就是我梦到的黑道花的样子啊!!事实证明黑西装+红衬衫很酷!

黑道花×幼师怜⑩

我回来了qwq
好久不见,差不多就完结了,写的脑壳痛
我真的不适合写长篇,我们以后短篇见
————————————————————

        还好之前有花城陪他一同收拾了客厅,应了个急,省去很多麻烦。

        谢怜很感激花城“收留”他一宿,一觉醒来,有花城做好的现成早饭可以享用。

        甚至在第二天上午花城送谢怜回去后不多时,还周到地叫了人来帮忙修好了窗户。

        他真的都快忘记这种心情了。

        谢怜的父母是这世上他最重要的人,只是家中遇变故,离开得早。

        当他面前摆着几碟热气腾腾的早餐时,他几乎无法言表自己的情感波动。

        还好有你。

        如今活在这个世界上,谢怜是不曾奢望年少时的温暖一直伴随着他的,可是上天似乎给予了他一个出乎意料的巨大惊喜。

        只要有一个人就足够了。

        谢怜之所以转职选择当幼师,大概或多或少受到那种心情的影响。小孩子是会带给人温暖的天使,谢怜足够温柔、耐心,在教育小孩的同时,自己也会被他们治愈。

        周一回归工作时,觉得被可爱的孩子们团团围住的感觉真的是很微妙了。被小孩喜欢的感觉很好,但是太吵的时候确实也让他脑壳痛。

        谢怜是练家子,臂力惊人,此时两个小孩分别坐在谢怜的手臂上,只见谢怜浅浅吸了一口气,游刃有余地把两个小孩举了起来。
 
       “老师!老师!!我也要来!!”

      “我也是!!”

      “呃……你们一个一个来,别急。”谢怜被孩子围得水泄不通,哭笑不得也动弹不得。

        女老师们看到这场面,再次感叹谢老师是个宝。不仅面容清俊、谈吐不凡、能文能武、为人和善、勤俭节约、洁身自好,一个不良嗜好都没有,还很会带小孩,想必和这样的人结婚后生活一定很幸福了。
       
        只可惜大部分女教师都是年长的、已有有家室的人了,也就只能想想。
          
        临上课还有几分钟时,园长朝人群走了过来,道:“原来都聚在这里呢,刚好我有事通知。”

        原来今天有一位厨师有事来不及赶来,人手不足。园长让几位擅长烹饪的女教师帮一下忙。

        谢怜听到,立即挺直了身板,说了一句:“我可以来帮忙的。”

       “呃……谢老师,你这份心意我收到了。但是…”园长摸了摸自己微秃的头顶,为难道。

       “行了啊小谢你还是带孩子吧。”几位年长的老师拍了拍谢怜的肩膀。

        谢怜的黑暗料理威力,她们是见识过的。

        幼儿园规模小,仅仅有三名厨师而已,上上次人手不足的时候,大家信了谢怜的邪。(不

        当时看他规规矩矩地洗菜、切菜,甚至有模有样地翻炒食材。但是,出锅的无一例外都是各种奇异的颜色,像过年一样喜庆。

        但在座的各位老师实在是没想出来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把蔬菜炒出万紫千红的颜色。

         不过兴许只是外表不好看,怀着种种误解,几名大胆的老师吃了一口。

         第二天,就没有见到这些老师。从此之后,大家再也不敢让谢怜靠近厨房半步。

        “我这次厨艺进步了,真的可以的。”谢怜温和的脸上隐隐流露出自信的神色。

       “如果你们不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把谢老师带走。”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悄悄拉过一个小孩说道。

        小孩愣了愣,拉过大伙儿窃窃私语了一阵,几秒后,谢怜被孩子们围着带走了。

        平平无奇的一天过去了,清校时,谷子在等爹来接,谢怜陪着站在大门口。谷子歪头笑了笑:“今天那个哥哥没有来吗?”

        谢怜微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兴许是有事吧。”

        谷子没说话,牵住了谢怜的手。谷子比别的小孩体型要瘦小一些,但是说到底还是小孩,手软绵绵的,温度也比成人高。
   
        谢怜不自觉的回握住肉肉的小手,另一只手轻柔地摸了摸谷子的脑袋。

        不久,谷子的爸爸来接他了。谷子乖巧地向谢怜道别,走的时候还对他说:“我觉得那个哥哥应该很喜欢老师的!老师,加油!”
     
        谢怜老脸一红,不知所措。

        这孩子都是从哪学了什么啊……?!

        谢怜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心道该不会是三郎遇到什么事了。按照他对花城的了解程度,花城从不曾让他多等一秒的。他说过的话必定会做到,若是真的有事,也会提前告知自己,诚意十足地道歉。

        他只是眉头微皱,内心却焦急万分。 

        又等了近十分钟,直到门卫大爷准备关大门,才缓缓走向车站,忍不住打了几通电话。

        前两通电话都无人接听,莫不是遇到别的帮派纠缠,一时无法脱身……?

        谢怜抱着“这是最后一次”的心态点下拨号键——
       
        “哥哥?”

        通了!!惊喜之余,又忍不住担心起来。

        谢怜听他声音如往常一样,但却又有几分不稳,像是故意不让他察觉的故作镇定一样。

        “三郎…!你现在在哪里?”谢怜开口问道。

        “让哥哥久等了,是我的错。”花城仍然是镇定自若的语气,有意回避谢怜的发问。

        “究竟发生什么了??”

        “哥哥放心。”花城安慰道。

        谢怜分明听见电话里传来的交火声,他的心一沉,说了句:我马上到。便挂了电话。

        节俭如谢怜,却也伸手拦了辆的士,司机还没问他去哪,谢怜飞速说出了地址。司机转过头来看他一眼,道:“小伙子,你确定要去那?那可是…”

         “我知道,麻烦快一点。”

        黑道火并通常有地区限制,而且数量极其有限。但若是超出了范围就是违法行为,纵然法律是比数十年前完善得多,却还是无法达到完美的程度。
       
        黑道活动虽然受到合理管制,但相关活动场所若非黑道人士,是不敢接近的。

        谢怜听到电话里的交火声,立即猜测是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地点。

        “小伙子,我只敢到这里,你小心点啊。”司机正在找钱,车门却已经关上了,谢怜头也不回地跑向不远处的大片空地,喊了声:“司机师傅你快点回市区吧!!”

        谢怜谨慎地从墙边靠近,屏气侧身向空地看去——花城游刃有余地对付三五个人,地上已经躺到一群人了。

        那几个人是拿着刀子和棍子的,花城腰间也别有一把银色弯刀,却只是赤手空拳对敌,出招巧妙至极,又干净利落得很。

        谢怜突然产生了停下来欣赏的念头,这个念头刚出来就立马被他扼杀掉了,还是快步跑向花城。

        花城闻声警惕回头,看到谢怜后面露一丝喜色,声音忍不住上扬道:“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哥哥。”

        “三郎,你后面!!”谢怜慌张道。

        花城微微侧头,仅一拳,那人就应声倒地。

        地上莫约是躺了近三十人,谢怜早知花城武力过人,却不知道他竟然可以徒手与这么多人打斗后还稳如泰山,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喜欢。

        “先离开这里吧。”花城拉过谢怜的手,带他走到不远处自己的车前,帮谢怜打开车门后自己再打开驾驶位的车门。
  
        “你可以开吗,我来吧。”谢怜关切道。

        “哥哥只管坐好就好。”花城歪头笑到。

        “你受伤了?”谢怜看到方向盘上那双手上有血迹,红色的衬衫上也有深红色的血污,不禁开口问道。

        “都是别人的血,脏得很,哥哥别碰。”花城看似专心开车,冷不防问了一句:“不过一天没见,哥哥的眼神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

        “我……”谢怜收回紧盯着花城的目光,耳根都红透了。

         有吗??!

        “咳咳……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谢怜连忙转移话题。

        “青鬼的杂碎。”顿了顿,花城接着道:“可能是上次那个垃圾被收拾得不够,又来找麻烦吧。”

        “戚容来了?”

        “没有,可能躺在某个角落养伤吧。”花城轻蔑一笑。

         “我很担心你。”谢怜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得认真得很,花城很快笑不出来了。

         “我……过来之前,一直在想,万一你真的有事该怎么办。”

          花城沉默了,谢怜继续道:“不久前,你说你……心悦……我那个时候很慌乱。”

         “你说完以后,那句话一直在回响。”谢怜略感羞耻,没敢看花城的表情,继续道:“一开始,我只是想和三郎你成为朋友,可现在,似乎不是这样的了。”

         “刚才没打通电话的时候,我心急如焚。见你安然无恙……我欣喜若狂。”

          谢怜话音刚落,便遇到了红灯,花城停了车,谢怜抬头看向他,浅浅吸了一口气:

        “我也心悦……”

        花城没等谢怜把话说完,就按耐不住地揽过谢怜的肩膀,把唇压了上去——花城的薄唇微凉,贴在谢怜的嘴唇上,却留下温热的触感。

        停留了数秒,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在谢怜震惊之余,花城在他耳边低声道:“哥哥当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花城虽然还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声音却低哑悦耳,甚至像是有迷人心智的魔力一般。温热的气息扑在敏感的耳朵上,谢怜的腰侧一软。

       “我……这里离我家近,你先来我家吧。”谢怜的手抵在花城胸前,把他推了回去。

       “好。”花城微微一笑。

        轻车熟路地把车停在公寓前,随谢怜进了门,谢怜让花城先去洗澡,为他调好热水后,花城面不改色地在谢怜面前脱下衬衫,红衣下的身体有均匀的肌肉,皮肤白皙。谢怜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哥哥不是担心我有没有受伤吗。”花城凑近道:“你可得仔细看看,三郎究竟有没有伤口。”

       “没有,没有……”谢怜抵住越来越靠近的花城,眼神乱飘。

       将花城推进浴室,谢怜才松了一口气——自己竟然,脑子一热,嘴巴一松,就这么……告白了……

       在心中默默把花城的好想了一遍,自我安慰道对象是花城的话,这么快喜欢上也不奇怪。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吓得谢怜心一惊,谢怜平复了下心情,接通了风信的电话。

       “谢队…青鬼本来要在定点以外闹事,事发突然,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被血雨探花摆平了,他一个人。”

        “嗯哈哈……不是挺好的吗。”谢怜心道,你说的故事主角,现在就在我家。

        “算是帮我们解决了点麻烦,可他是血雨探花,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又听风信说了几句别的事,才挂了电话。拿起花城的衬衫,摸布料应当是价格不菲了,上面沾的血污,不知道能不能洗掉。

         正这么想着,浴室的门打开了,花城把浴巾系在腰间就出来了,一边朝谢怜走过来,一遍用毛巾擦湿漉漉的长发,皮肤上还凝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谢怜万万没想到,他告白的第一天就会经历这么多刺激的事情。

         他有点不敢直视花城,谢怜捧着花城的衣服,从沙发起身说:“我去帮你洗衣服。”

         刚转身就被拉住了,谢怜还没来得及回头,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拉回了沙发。谢怜紧贴着花城,手中的衣服也被抽了出去。

        “扔了就好。”花城把衣服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后,一只手慢慢摸到谢怜的,不容拒绝地与他十指相扣。
 
         手指交缠到相扣,这个过程在谢怜眼里十分漫长,谢怜的心脏狂跳。

        “哥哥可是答应和我在一起了?”花城凑近谢怜问道,笑意盎然。

         谢怜心一横,应声到:

        “……嗯!”
————————————————————
花花在我眼中就是这么勇!这估计是最大的ooc
还有强行在一起也是我的错。我不想拖了,脑子里没剧情。
所以这篇就是平平淡淡的没啥高潮的(简直对不起我这个黑道花的设定好蛮??)
估计以后有空会大改然后重新发一次整篇。
好像有个两万字??我一直手机码文不知道啊啊啊
然后,我早些撸肉!肉很快的,我们下辆车见

新年快luò
一个假fafa给大家品品

刚才写文想到的一个场景
非常老套,但是非常戳的

黑道花×幼师怜⑨【花怜】

         自上次戚容出现过后,花城便以“怕哥哥有危险”为由每天亲自接谢怜回家。

         谢怜笑得无奈,好歹自己也是个练家子,倘若真发生什么,倒不至于对付不过来,更何况他素来不好意思麻烦别人。

         谢怜本想拒绝花城的好意的。

         花城只提了一次,可当看到那俊俏的面孔上不容拒绝的笑容时,一切婉言谢绝瞬间都化为了泡沫。

         这些时日里,他已经接受自己被那位年轻人接送的事实了。

         花城接他,一般是亲自开他那辆黑色的宾利。花城虽然本人惹眼,但车和穿着一向是很低调的,谢怜的同事们也只当花城是他有钱的亲戚。

         这天,微风徐徐,花城照常按时到院门口,谷子正在与谢怜道别。

         谷子见到花城,有些胆怯地站到谢怜身后,谢怜温柔地笑了笑,牵住谷子的手,安抚道: 

         “别怕,这个哥哥是好人。”

         “我不是,我可坏了。”花城大笑,给谷子一颗糖。

        谷子接过糖,不那么害怕了,就上前了两步,笑得露出几颗小白牙。

        谢怜跟着笑,原来花城还会和小孩子开玩笑。

       告别孩子们不久的回家路上,无缘无故地起了一阵妖风。谢怜暗自担心着,他实在是怕自己的老房子被狂风摧残....

        怀着踹踹不安的心情,终于回到他的破房子,在车里看见房子还安好,这才松了半口气。但谢怜定睛一看,窗户“大开”着,白色的窗帘随风而剧烈的舞动着,他瞬间觉得眼前一黑。

       “我的房子...”谢怜忍不住出声道。

        花城又一次随谢怜上了楼。纵使在狂风之下,花城依旧不失风度,反观谢怜自己则被吹的有些狼狈,他收回目光,继续关心起自己的房子。

        原来是客厅的窗户被吹开了,客厅被吹得一片狼藉,谢怜试着关上窗户,才发现窗户的锁扣已经坏了。

        “三郎...见笑了。”谢怜无奈地扶额。

        花城笑盈盈地看着他不语,索性直接自己动身开始拾起地上的纸片。

        眼看窗户实在无法补救,二人将质轻的物品都暂且搁置在别的房间,由于物件不多,很快便也收拾完了。

        “谢谢了!”

        “你今晚还睡这?”花城看了眼窗户,问道。

         ..的确,风声是大了些。

         “可以睡着的。”谢怜心虚道。

         “我看哥哥今晚还是别住这里了,不知哥哥是否愿意住我那。”花城语气轻快,微笑道:“明天找人来修窗户,好吗?”

        谢怜发怔地看着花城的笑容,魔障般点了点头。

        不久,花城带谢怜来到他独居的房子,在郊区的别墅区里。

        谢怜只是看了两眼,便在心底说买不起买不起。

        花城停好了车,一边帮谢怜开车门,一边道:“有段时间没回这儿了。”

        “三郎真是年轻有为。”谢怜由衷地赞叹道。

        屋里很温暖,室内布置简单而精致,谢怜一眼就看到玄关放着的一把红伞,忍不住笑着拿起来仔细端详一番。

         “哥哥在笑什么?”

         “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借给我这把伞。”谢怜转头去看花城,花城目光微动。

        “嗯。”

         花城的房子虽大,但实际是只有一间卧室的。他独居,也从未有其他人来这。

        谢怜本想自己睡沙发的,但花城不愿。谢怜也不愿花城去睡沙发,索性心一横,提议两人一起睡床。

        反正大家都是男人,床也够大,谁也不吃亏,一起睡暖和。

        洗漱过后,花城熄了灯,躺在床上后,谢怜问:“黑道有意思吗?”

         “没什么意思。”花城随后又道:“我还以为哥哥会问我,为什么要当黑道。”

         “哈哈..我觉得这个问题倒是没什么必要。”谢怜平躺在床上,外面还在刮风,但是噪声很轻微。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恰好照在谢怜脸上。

         “你现在就很好。”谢怜慢悠悠道:“血雨探花的你也好,花城的你也好。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你就是你...都是我喜欢的...”

         “哥哥...?你说.....”花城起身看谢怜的脸,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月光之下,谢怜的脸可以说是神圣无比了,他的嘴角还吮着一丝笑意,像是一尊神像般美好。

         花城温柔地笑了,附身虔诚地在谢怜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一夜无梦。

——————————————————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一辈子不要开中篇。感受到了自己的智障(手动拜拜)
还是跟原来一样,一切剧情都没脑子,只是为了促成花怜在一起
昨天发烧了今天请假打完了第九篇,估计还有两篇就结束了。我想开车!